连开二个同学嫩苞 挺起奶头主动喂男人吃大剑光环

陈思思看着在一旁不断看手表的蒋深远,嘴角露出阴狠的笑容,待会就有好戏看了。 滴的一声,蒋深远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陈思思将电话拿起来,“深远哥,你来信息了!”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05.jpg 蒋深远急忙拿起手机,打开看,里面是一条不堪入目的视频,一个穿着鹅黄色外套的女人赤裸着下身不断的怂恿在几个男人身上,还跪在男人两腿之间! 陈思思假装大叫一声,“这不是......” 蒋深远脸色发黑,握着手机的手都微微的发白,他目光阴沉的看着陈思思,“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陈思思眼里含着莫大的恐慌,不断的摇头。 蒋深远掰着她的肩膀,咆哮的问道:“这是谁?是谁?” 陈思思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支支吾吾的说道:“好像是盛,盛夏姐,这件衣服好像是她上午出门的时候穿的。” 蒋深远怒视着陈思思,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 “铃铃铃!”电话响了! “喂!”蒋深远低沉的声音预示着他马上要爆发的脾气。 “准备好五百万,不然你的女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蒋深远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看着手机发过来的那个账号,眼里的风暴随即爆发。 他立马转身就出门去了,陈思思跟在后面假装的喊道:“深远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蒋深远一边走一边打电话,“阿明,准备五百万打到我发给你的账号上,另外,查查上午盛夏从家里出去后,都去哪里?还有和谁在一起,去哪里干什么?” “立刻打款,不要管别的!”蒋深远冲着电话里的人吼着。 他的心从来没有像这样乱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发生在他身上两次? 他一路将车子开得飞快,盲目的在马路上乱闯,他想镇定,可镇定不下来! 难道孟舒娴的悲剧要再一次发生在盛夏身上? 手机里的一条信息让他找回了理智,他掉过车头,朝郊区外一出工地使去。 车开在路上,很多关于盛夏的回忆在脑海里一一闪过,她的笑、她的失落、她的倔强、她的脆弱、她偷偷的哭泣。 就在早上他还看见盛夏胃口很好的吃两个包子喝了豆浆,怎么现在...... 想到盛夏遭遇的情况,他将油门踩到了底! 一路飙车直接到了一处施工还未完成的工地,到处都是黑黢黢的,他掏出手机的,迅速的找到了楼梯,上了二楼。 “盛夏,你在里面吗?”蒋深远一面朝里走,一面喊道。 “我是蒋深远,盛夏,听到你就回答我!” “盛夏,你在哪里?” 喊了很多声,都没有得到回答,蒋深远的心里就像有只大手捏着,越捏越紧,紧的他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就在他以为悲剧又要重演的时候,终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发现了满身是血的蜷缩在一起的盛夏,嘴巴还被胶布封着,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但更多是的血。。 她睁着大眼睛,惊恐又无助的看着蒋深远,不断的摇头,摇头...... 蒋深远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他朝盛夏走过去。 “呜呜呜呜......”盛夏摇着头,不断的挣扎,她越是挣扎,身下的血就流的越多。 蒋深远看着盛夏不断流血,他也有些着急,“盛夏,我是蒋深远,我不是坏人!” 盛夏只是看着他不断的摇头,眼泪啪啪的往下流。 看到蒋深远心里就像是被什么扎了似的,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的更温和一些。 “乖,听话,不要动,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他微笑着,将手伸到盛夏面前。 盛夏好像听懂了他的话,渐渐的放松了警惕,犹豫了几次,怯怯的将手想放到蒋深远手上,可惜啊,太远了! 蒋深远面上一喜,急忙往前走了几步,将盛夏的手紧紧的攥在手里,激动的将盛夏一把搂在怀里,抱的紧紧的,“你没事就好!” 盛夏的浑身冰凉的,一倒到他怀里就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