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把我夹得好爽 风流在乡村高辣h文乱乳

工程部不大的房间里,江暖这妖孽穿着一套黑色小西装,显的英姿飒爽,马尾辫高高束起,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张象征着身份的椅子上。 这张椅子可不简单,平日里部长和伪部长为了这张椅子好几次差点大打出手。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03.jpg 可是今天,两个部长弯着腰站在一边,满脸堆笑,那模样如果生在抗日时期,绝对的汉奸。 一见林禹来了,八面玲珑的伪部长抢先一步拉着林禹热情洋溢的道:“哎呀,小林你来了,江小姐都等你半天了。” 林禹暗骂一句“没牙”后径直走进去拿起拖把,把掉在地上的豆浆拖干净,然后拿起水杯接了杯水,朝工程部墙角那张破沙发上一坐,吃着鸡蛋灌饼,喝口热茶,满脸享受的表情。 坐在部长椅子上的江暖狠狠的瞪着林禹,一旁察言观色本领卓绝的伪部长立即上前捅了捅林禹,对着林禹挤眉弄眼一番。 林禹一见,立即站起身道:“噢,二楼有事,那我上去了。” 说着林禹放下茶杯,嚼着鸡蛋灌饼就要离开工程部。 “你给我站住!”江暖终于发飙了。 从小到大哪个男人在她面前不是低声细语无事献殷情,对她为首是瞻,言听计从,可是眼前这个水电工居然把她当空气,这让她如何不生气。 林禹冷笑一声,就好像没听到一样径直走出工程部。 “林禹,你给我站住,你居然敢对江小姐不尊重,你知不知道江小姐和董事长是什么关系?你还想不想干了?” 忽然,伪部长发威了。 林禹转身鄙视的看了眼伪部长,这个势力小人真无敌了,为了把那个副字去掉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 事情已经严重的威胁到林禹的生存问题,现在林禹可是穷的叮当响,小金库昨夜被败光了,再被辞退就只有饿死的份,所以,为了生计,林禹忍了,转身走进工程部,对着江暖道:“江大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要做事了。” 坐在椅子上的江暖眼怀深意的看着伪部长道:“谢谢王部长,相信王部长日后肯定会步步高升。” 伪部长一听,立即一副肝脑涂地死而后已的表情道:“江小姐客气了,为江小姐服务,是王某的荣幸。” 林禹也是现在才发现,伪部长这副德行太像那个人了,不过伪部长的表情没那个贱,也没那个人长的丑。 江暖转头表情玩味的道:“林禹,下午五点在停车场等我。” 说完站起身,黑色小西装将其身材显的更加修长,尤其是双腿,走到工程部门口转过头冷笑着说:“如果下午五点你不在停车场,你应该能猜到后果,还有,王部长,你的任命书相信这两天就该下来了。” 说完再也没停留,在伪部长这小人的欢送下离开了。 站在一旁嘴笨的部长气的双眼血红,奈何脑子不够用,嘴皮子不利索,被伪部长这小人钻了空子,看来他这个部长以后不好混了。 伪部长送走江暖这个妖孽后,回到工程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语气严厉的对林禹道:“林禹,我问你,你还想不想在工程部呆了?你知道刚才的江小姐是什么人吗?她可是董事长的亲戚,要不是部长我头脑灵活,从中韩璇,我们都会被你害死你知道吗?” 这家伙太无耻了,得了莫大的便宜还回来大发官威,林禹真想上去一巴掌扇的他在空中翻十八个跟头,然后狗啃屎华丽落地。 一旁十几年的老部长怒道:“小林,你上楼巡逻去吧,这里没你事了。” 伪部长一听顿时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大怒道:“赵大贵,你什么意思?我教训林禹你插什么嘴?” 当了十几年部长的赵大贵冷哼一声道:“哼,我赵大贵从世纪百货奠基后就在这里上班,整整二十二年,世纪百货易主四次,所有大小领导换过无数,唯独我赵大贵一直坐在这部长椅子上巍然不动二十二个春秋,凭的不是阿叟奉承耍嘴皮子,是真本事,是真性情,你以为你得到江小姐的亲睐就一飞冲天了?我告诉你,眼下你还是副部长,工程部还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好,部长真性情,真汉子!” 看着五十多岁的老部长慷慨激昂的模样,林禹不由的叫好。 “赵大贵,你…你…”伪部长气的浑身颤抖,咬牙切齿了半天没说出话,气的一跺脚离开工程部。 部长冷哼一声道:“小人。” 林禹看着气的脸色涨红的部长轻声道:“部长,我先出去了。” 老部长头也没抬的挥挥手,林禹急忙离开工程部上二楼找苏小艺谈人生谈理想去。 刚到苏小艺店门口,就看见苏小艺站在柜台里抹眼泪,双肩轻颤,都哭的打嗝了。 柜台外一个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指着苏小艺道:“没想到你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居然耍如此手段,我说昨天我买的时候怎么这么便宜呢,关键是还不给我开发票,没想到你耍的这种小手段,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看你们老板知道这件事会怎么办!” 已经哭成个泪人的苏小艺哽咽着道:“我求你被告诉我们老板,老板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开除我的,昨天我真的把那串手链放在盒里包好给你了,真的。” 林禹内心一颤,平时说话都脸红的苏小艺此时哭的双眼通红,双肩颤抖,显然受了委屈,林禹立即上前轻轻拉开正指着苏小艺骂着一些难听话的秃顶男道:“先生,别急,别急,什么事慢慢说。” 秃顶男子转过头一看林禹,疑惑的问:“你是谁?” 林禹回答直接让苏小艺瞪大双眼:“这店是我老妈开的,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秃顶男一听是老板的儿子,立即从头娓娓道来,原来这个秃顶男昨天来店里挑选首饰打算送给老婆当作结婚纪念日的礼物,当时也是这个时候,店里就秃顶男一个人,苏小艺就从自己身上拿出两个金手链,答应可以便宜一点卖给秃顶男,秃顶男一见手链非常好看,而且苏小艺要的价格比市场价格要低几十元一克,只是不能开发票,秃顶男琢磨一会贪图便宜就用六千块钱买下来,可是当秃顶男回到家打算给老婆一个惊喜时,老婆打开盒子一看,里面只有一条手链!事情就这样出来了,秃顶男认为是苏小艺用障眼法偷了另一根手链,所以今天就找来了。 站在柜台里的苏小艺哽咽着道:“禹哥,我真的把两条手链给都给他了。” 看着委屈不已的苏小艺,林禹的心都要碎了,尤其是那双哭红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