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好紧水好多 污污的小说 狗狗充满了我的子宫_抵住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走!” 谭舒雅想过很多次,自己出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今天这个样子:门口空荡荡的,除了她自己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站的时间长了,送他出来的人有些不耐烦。 谭舒雅歉意的转身,十分不好意思的对送他出来的那个男人说:“同志,麻烦借您的手机用一下可以吗?”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00.jpg 苏台女子监狱建在荒郊,周围都是低矮的灌木,只门口一条通往市里的路。这里甚少有人过来,如果没有人接,只靠两条腿往前走,她不知道要走多长时间才能走到市里。 男人明白她的处境,迟疑了片刻,将手机借给他。谭舒雅一连说了好几声谢谢,接过手机拨出曾经熟悉无比的号码。 没有人接。 谭舒雅强压下心中的忐忑,拨出另外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谭舒雅的脸色白了又白,最后,知道真的打不通了,才将手机还给男人:“谢谢你。” 谭舒雅拿起自己的行礼顺着马路开始走。 电话打不通,她只能走回去。她只盼望着路上可以碰到出租车或私家车什么的,可以顺路载她一段路程,等她回到家里,再给他们钱。 谭舒雅走出去不远,从监狱后面的小路上开出一辆车来。不看车头上的标志,只看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车身外观和红色涂装20英寸10幅合金轮毂,就知道这车价值不菲。 “这是谁家的车,怎么开到这里来了?”男人嘟囔了一声,转身进去关了门。 谭舒雅运气不好,这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车,她就这么一直走着,走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一直从早上八点走到下午两点,才来到自己家门口。 她的腿已经麻木了,嘴唇干的厉害,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响。 谭舒雅看着眼前的三层小别墅,咬了咬嘴唇,走上前去敲门。 “谁啊?”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从里面出来,门很快打开。是一张陌生的脸。 谭舒雅和那妇女都怔了一下,那妇女将谭舒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见她衣裳虽然干净,但是已经很旧了,还是之前几年的样式,眼神有些不屑:“你是谁啊?你干什么?” “这是我家。我是谭舒雅。我爸爸是这房子的主人,他叫谭维德。” “你找错地方了。这里的主人姓周,不姓谭。”妇女说着“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谭舒雅退后了几步看了一下门牌号:没错!这里就是自己的家。是她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她不可能认错。 谭舒雅打算再上前去敲门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了,还是那张中年妇女的脸:“我想起来了,这家的主人以前是姓谭的,还是谭氏集团的老总。” 谭舒雅欣喜的点头:“是!我就是谭氏集团……” “谭氏集团四年前就已经破产了,他们老板欠了很多钱,公司卖了,这房子也卖了。” 欣喜僵在谭舒雅的脸上:“谭氏集团破产了?谭氏集团怎么会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