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尿出来了呜呜呜

听到这话,我浑身一紧,心脏砰砰跳了起来;寂静的夜晚,孤男寡女在一张床上,你说干点儿什么好? “哎!我们看个电影吧,那里有电脑,你过去放一下。”她指了指对面的电脑说。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52.jpg “好!”我傻傻地点点头,过去打开电脑说:姐,你想看什么电影?我给找。 她靠在床上,眼睛转了两圈说:《泰坦尼克号》吧,特经典! 我说好,然后就把电影调了出来。 刚开始看,她还挺认真的;可到了男主角给女主角画裸像的时候,她突然掀起睡裙,撑着内内说:好奇怪哦!她那里有黑色,我的怎么没有?! 一听这话,我鼻血差点喷出来!用我们宿舍老大的话说:天生无毛,极品白虎! 那一刻,我竟不受控制地把脸凑过去,想跟她一起看看,她那地方,为什么没有毛毛。 可还不等我往里看,她就一把推开我的脸说:你干嘛啊?小流氓,好好看电影! 被她一说,我的脸简直红死了!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我不再看她,彼此都沉默了;只有电影里,那美妙的背景音乐,缓缓萦绕在耳畔。 随着剧情的发展,电影里的男女主人公,在短暂的邂逅以后,终于相拥吻在了一起。 这时候白姐说:他们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就要做那种事,会不会太快啊? 我吃着橘子,一本正经回答她:爱情跟时间长短没关系的。 听我说完,她脸一下子红了,然后偷偷瞥了我一眼;我一看她,她赶紧闪躲开了我的目光。 没一会儿,电影里的男女缠绵在了一起,看到那香艳的场景,我竟无耻的有了反应!那时我才二十岁出头,火力旺盛,根本经不起挑逗。 “他们在干嘛啊?”白姐侧过身,红着脸问我。 “额……”我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正当我踌躇的时候,被子里突然有一只小手,轻轻摸到了我下面。 我吃惊地转头看着她,她红着脸,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仿佛一切水到渠成,那一刻,我竟鬼使神差般的,轻轻吻向了她的唇。 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我甚至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但她帮了我,给我家里打了钱,在我人生最落魄的时候,给了我温暖。我想只要她想要,我可以给她我拥有的一切。 我吻她,她轻轻咬着我的嘴唇,手缓缓在我身上游走;我想搂住她的腰,她却拉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身体上。 那个夜晚,如做梦一般;一个女人的的神秘地带,没想到今天,我竟然实现了,还跟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仿佛一切都那么梦幻,那么不真实。 当我的手指轻轻摆弄的时候,她身子一紧,手抓着我胳膊说:不要! 我立刻停下动作,又特别渴望地看着她。 她咬着红唇,很深情地问我:你以前,跟别的女人这样过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她不信,又问我说:跟你女朋友也没做过?现在的大学生,呵!开放着呢。 说这话的时候,她似乎吃醋了;我说真没有,姐,你知道吗?你是我亲热过的第一个女人。 她似乎还不信,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我问心无愧,就和她对视。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翻过身,压到我身上,近乎疯狂地掐我、亲吻我…… 我紧紧抱着她,不停地在床上翻滚;后来我进去了,她痛得“哼”了一声,眼睛里含着泪。 那时候我真的疯了,就像饿了很久的狼,终于咬到了肉一般;那一刻,我几乎想把这一辈子的精力,都在这一次发泄完;因为我怕过了这次,就再也没有了。 可没过多久,我就结束了;她痛苦地推开我,伸手抽了两张纸巾;当掀开被子的一刹那,我吓得差点叫出来;因为床单上,沾了很多血,我猛然想到,刚才我进去的时候,似乎捅破了一层膜。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特么好后悔,后悔那么粗暴地对待她;她的第一次给了我,我却给了她痛苦。 她收拾好床单,整理了一下睡裙,突然一笑,面颊红润地看着我说:小志,你跟姐这样,后悔吗?姐好坏的,你这么年轻,这么单纯,姐竟然对你做了这种事,好罪恶哦! 我觉得她真好,这件事明明是我占了便宜,她还这样安慰我。我就说:姐,跟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很温暖,很有安全感。 她看着我,微微一笑说,那今晚,你搂着姐睡觉好不好?姐也需要安全感。 “嗯!”我张开臂膀,她拱在了我怀里,像个孩子一样。 我轻轻拍着她,很温柔地说,“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的家乡在哪儿?是本地人吗?”那时我特别想了解她,想知道她的一切,甚至想对她负责,想成为她的依靠。 因为我突然发现,爱上一个人,真的不需要太久,见一次面,做一次爱,就足够了! 可她却堵住我的嘴说:什么都不要问,就这么抱着,就好了……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厨房忙活了。 我洗漱好,就去厨房帮忙,她一边煮粥一边说:什么都不用帮,洗洗手,等着吃饭就行了。 我就笑着跟她说:姐,我也会做饭的,而且厨艺不错,今晚我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可她的手突然哆嗦了一下,然后冷冷说:小志,去外面等着吃饭吧。 她的态度,让我愣了一下;但我也没多想,就去餐桌前坐着,随意按着电视遥控器。 吃饭的时候,她使劲给我夹菜,让我多吃点;我说你也多吃,天冷,多吃点饭身上热乎。 她抿抿嘴,把头压得很低,直到吃完饭,她才抬头说:小志,你走吧,把姐忘了,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 听到这话,我手里的筷子,瞬间掉在了地上;“为什么?”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她似乎没听见我的问话,而是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到桌子上说:这里有两万块钱,拿去交学费;听姐的话,大学一定要念完;等毕业了,要好好工作,然后找一个女孩结婚;不需要太漂亮,温柔、懂得疼人就行了。 “我不!”她的话太伤人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时候,我很没骨气地哭着,抓着她的手说:“姐,你知道吗?我可能…可能已经爱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