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把腿抬高一点我要扫地 和办公室女同事暧昧不止

睁开眼睛的时候护士正推着医疗车走出去,额角感到微微的疼,抬起手来去触摸的时候才发现被胶带缠着,微微皱了皱眉,两手撑着坐起来想要下床。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1.jpg 双脚接触地面的时候左脚踝骨处传来的疼痛让她一个无力跌坐在床上。 这才想起来司灏深那一甩,自己的踝骨是被磕到了。 抬起手来微微摸了摸脸,微微的疼,不敢开口。 再次调整过后她站起来,力气全部聚集在右脚,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向门口走去。 移动到门口,刚打开门,夏若曦就双眸一紧,下一刻赶紧就要将门关上,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等在门口的记者们全部纷涌而至,手中的录音笔和话筒齐齐堵在她的眼前,让她连连向后退去,左脚用力站在地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冷汗一阵冷汗骤起。 “夏小姐,请问对于有人说是您勾引司先生这件事,你怎么看?“ “夏小姐,据我所知你是有男朋友的,那为什么还要嫁给司先生?“ “夏小姐,请就这件事发表您的看法……“ 一个个问题像是小型炸弹一样向她抛来,夏若曦愣在原地,双眸无神,紧紧咬着下唇,双拳紧握着,身体微微颤抖。 “夏小姐,关于这件事,司先生可有什么说法?“ “夏小姐,据我所知,司先生很讨厌被算计,听说你是故意勾引他的,他为什么还会跟你结婚?“ “夏小姐,究竟是你勾引司先生,还是司先生算计了你?“ 记者的问题一个个的接踵而来,让夏若曦无处可逃,身体的颤抖越发的严重。 她要说什么,什么都不能说,不能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能说自己只是被利用被设计,什么都不能…… “夏小姐,请你说两句吧。“一直得不到夏若曦的回应,记者们更加的向前拥挤,夏若曦此刻禁锢在他们形成的包围圈内,像是个物品一样被打量和询问着。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医院!“ 就在夏若曦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忽的一道怒意满满的声音传来,让她忽的就抬起头来,顺着缝隙看过去。 宁泽阳眉头紧皱,一脸的怒意看着记者,长腿一迈走进来,声音中带着严厉的怒气。 “小张!医院安保都是白干的吗!把这些人赶出去!“ 看着她被包围着,脸色苍白,额头还是受伤的,看起来岌岌可危的像是下一秒就会倒下去一样,宁泽阳原本满腔的质问都化作心疼,眉峰一转朝着身后的人大声说到。 长久的沉默之后,宁泽阳先投降了。 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走上前去扶着她的胳膊就要往床边走,夏若曦刚走一步,左脚失力就要倒下,索性宁泽阳是抓着她的,这才导致她没有摔倒。 眉头紧紧皱着,宁泽阳目光灼灼看向她,像往常一样无奈而又心疼的开口:“你看你,这就是你说的会好好保护自己?“ 夏若曦原本无神的眸子此刻才像是恢复了一点身材,她看向宁泽阳,忽的咧开嘴一笑。 “泽阳哥,你回来了啊。“ 宁泽阳微微一愣,一抹看不真切的神色一闪而过,看向夏若曦有些生气的说到:“我再不回来,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话间已经是将夏若曦横抱起向床边走去。 夏若曦条件反射的勾着他的脖颈,双目再次陷入呆滞的状态,就在此时,刚刚赶走记者关上的门被打了开来,夏若曦回过头去,看到的便是助理身后,司灏深冷峻着一张脸,目光中仿佛带着浓浓的烈火一样看着自己。 而此刻,宁泽阳也转过身来,目光和司灏深对上,两个人皆是沉默无语,却让人能够感觉到空气中对抗的激烈感。 “你先休息,我让小张去买你最喜欢喝的粥了,很快就回来。“ 半晌后,宁泽阳目光收回,看向夏若曦微微一笑,然后将她放在病床上,小心的安置好,仿佛房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完全忽视了门口的司灏深。 虽然从司灏深进来之后,三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但是现在司灏深身后的助理却感觉到,整个房间刀光剑影仿佛已经打了一场恶战一样。 司灏深眸光凛冽,此刻站在原地看着宁泽阳将她放在床上,而夏若曦也是安安静静的听着他的话一言不发,插在裤兜里的拳头紧紧的握着,眸光似火。 刺痛从左脚传来,夏若曦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身体微微颤抖着,强忍着点了点头。 “哼,夏若曦,我一直不知道,你勾引男人的本事竟然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