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弄提起腰鲤鱼乡_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不对啊,我记得空调明明开了有二十六度,怎么会这么冷?难道是空调坏了?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8.jpg 一阵阴风吹过,我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刚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什么情况,突然,我感觉到有一只手隔着衣服在摸我。 那只手冷冰冰的,带着寒气,就像刚从冰柜里拿出来。 我想要挣扎,又忽然想起了前段时间,新闻里老是播放一些变态医生侵犯女病人之类的新闻,甚至在女病人挣扎的时候把女病人给杀死了。心里暗叫不好,我这不会这么倒霉遇上这种事情吧!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汗。我很害怕,诡异的是我的身体居然不听使唤。 我努力地把身子慢慢蜷成一团,动也不敢动,心里发毛,特别害怕,默默祈祷着,希望这个变态看在这是在医院,会有人查房的份上收敛点。希望有人查房能发现我,结果随后这只手越来越过分,竟然还摸到了我的胸口。 我忍不住想要挣扎,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我的身体完全不听我的使唤,根本就动不了。 不只是这样,我想发出声音求救也说不出话,嗓子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完全发不出声音。 莫名的感觉到有一股压迫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为什么,偏偏这种时候,竟然动不了,我急的都快哭了。 感觉衣服被一件一件地剥落,我的心脏在不停的跳动着,似乎要跳出了我的胸腔。 那只不怀好意的手摸到了我的腰身上,还不安分地抚摸着,冷冰冰的,毫无温度。 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冰冷的,带着不容拒绝的低沉男声,:“希望你还是第一次,否则,我让你生生世世都受尽孤魂之苦!” 身体随着那个男人的抚摸越来越热,一股异样的感觉开始迅速在体内攀升,血液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我努力地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这种说不出的燥热的酥痒是感觉。 可是我越想动身上的男人就把我压得越紧,我的意识处在一种不清楚的状态,此时的我就像整个人都浸在水里,想要拼命地浮出水面,可是却怎么也游不上去。 热,还是热,体内的热气还在躁动着,我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脸,只感觉到那冰冷的软糯的唇瓣顷刻压下,灵动的舌头猛地塞进我的口中,恣意掠夺着口中的芬芳。 身上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我要挣扎,把我搂地紧紧的。那冰冷的手不安分地滑下去,身上的仅有的衣物也瞬间掉落在地上,白皙富有弹性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冷寒的嘴唇转而如雨点般落下,带着冰冷,落在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引起难言的火热,包括最羞涩柔嫩的地方,都被他亲了个遍。 我既羞涩又惶恐,更多的是害怕,身子被他撩拨的细汗淋漓,身子忍不住地发颤,我感到很羞愧,这身子怎么这么不争气,竟被他撩的起了反应,嘴唇忍不住发出娇喘的声音。 这就好像一条在沙滩上搁浅的鱼,我想挣扎,可是力量又完全不是身上这个男人的对手,这种无助的感觉几乎要让我窒息。 老天爷啊!我多希望现在能够有值班的人或者是随便什么人能够进来,阻止他的行径。可是,可是,如果有人进来的话,我的清誉也就毁了,毕竟,我现在动也动不了,看起了根本就没有任何挣扎的行为,别人也不会相信我不是自愿的吧!我的内心渐渐忐忑了起来。 他越来越过分,火热与冰冷相交织,我却只能难受地任他恣意欺凌,心沉到了地狱,我的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他完全覆盖上来,带着地狱般冰冷的气息,重重地压上我,瞬间带着冰感的刺痛传遍全身,我想反抗,想把他从我的身上推下去,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他似乎看到了我的眼泪,身体顿了一下,接着就是疯狂地索取。 我不停地哭着,突然,他一俯身,带着刺骨寒冷的嘴唇即俯下,含住了我轻颤的嘴唇。 伴随他带来的痛感,心觉羞辱,羞愤不甘,我一时怒火攻心,随即昏睡过去…… 意识渐渐醒来,浑身的酸痛感排山倒海地传入大脑,清晰地令人害怕,浑身冰冷。 “不要!不要!”我尖叫着,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还是熟悉的医务室,四周一片白。 除了空调的声音,这一切平静地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可眼前的一幕却深深刺痛着我的眼睛。 我竟然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下身传来的阵阵刺痛清楚地告诉我之前经历了什么,我被人玷污了。 “该死的,那个可恶的男人!”一边含着眼泪,一边慌乱地把衣服给穿好,要是被别人看到就全完了,那个陌生的男人竟然对我做了那种事,我的清白全让他给毁了!。 心里恼的不行,“可恶!他竟然敢,竟然敢……”心里又羞窘有愤怒。 我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人在盯着我。抬起头看了下医务室的门,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此时还在微微晃动,这是室内,又没有风,难道说,那个男人还没有走远。 心下一惊,我赶紧下下床,潦草的套上衣服,顾不得下身传来的痛感,拉开门,直接追了出去。 打开门,朝四周看了看,果然看到一身黑色休闲西装的人消失在拐角处。就是他,这肯定就是那个侵犯我的人!。 我一看他要走,拔腿就追,走廊里空荡荡的,连空气都变得冰冷,就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回响,我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他跑了,顾不得身体的不舒服,我是一路狂追。 那道身影没有回头,一直走,一直走,他的步子很快也很稳,感觉超过了正常人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