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 好深好大再浪一点 医道邪少边吸奶边扎下面很

当然,她留下来担当的角色还是后娘——谢坤也依然喊她婶儿。 看到王桂花抱着儿子到了大街站在了大门之外,郑小敏这才解开了自己的长袖衫子下面的两个扣儿。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0.jpg 郑小敏所以喜欢穿这长袖衫,是怕到了大街上被太阳哂黑了胳膊,女人都爱惜自己的皮肤,不但擦了防哂霜,还得用衣服护起来,俗话说,一白遮十丑,只要皮儿白了,女人就多了几分美出来。 今天郑小敏上身穿着长袖衫,下面穿的却是裙子。四月不到,天己好热,爱美的女人就自然想到了可以露出美腿来的裙子了。 谢坤朝郑小敏怀里看了一眼,顿时血脉责张。因为要奶孩子,平时郑小敏干脆就不戴纹胸了,那光光的身子只是让一件衫子遮着,什么时候孩子要喂了,掀起衫子来就能送进孩子的嘴里,不管是人前人后,也没有人笑话的,甚至当着叔公公大伯头子们,也是照样扯出来给孩子喂奶,没什么稀奇的。 郑小敏由于奶着孩子的缘故,那上身就格外的突出,平时那衫了虽然扣着扣子,也有要被撑开的架势,越是从那扣子缝儿里往里瞅,那些男人们就越觉得有味儿。 所以,白天只要是郑小敏抱着孩子出来凑堆儿的时候,那些个有闲的男人就会不自觉的忙拢来,一边抽着烟谈天说地的,一边斜上一眼,瞅一下郑小敏衫子钮扣缝里的那片雪白,也够兴奋的了。 看什么看?不是说不敢看东西了吗?还不快过来,你那么高的个子,婶儿怎么给你洗呀?来,坐这儿。郑小敏指着沙发说。谢坤就乖乖的坐到了沙发上去,把眼闭起来,不然的话,女人怕是不好意思了。 谢坤也有些忘乎所以,抬起手来就想碰郑小敏。郑小敏机灵,抬手一巴掌就把谢坤的那只咸猪手给打开了:好了,不跟你闹了,婶儿给你正经治眼了。 快来吧,躺下,一会儿来人了,婶儿就不给你弄了! 郑小敏一半威胁的说。 郑小敏还是与谢坤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毕竟是男女有别,别看郑小敏心里已经长草了,可从来还没有什么不好听的传闻,尤其是男人李猛整天在县城里给人装修,她在家里自然也得注意些形象,不想有什么不好听的传到男人的耳朵里。 今天这么大胆,却是出于给人治病的念头,她的婆婆就整天教育郑小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咱老百姓就得好好的做人。 给谢坤这没爹没娘的孩子治病,在郑小敏的意识里,也算是积德行善了吧。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答应得这么痛快。 看见谢坤睁着眼睛看自己,郑小敏母性的关怀伴随着一滴滴秘制的眼药水,形成线一样的形状留了出来,喷在了谢坤的眼里。 谢坤经不住了那剧烈的刺激,赶紧把两只眼睛都闭了起来,一见谢坤着了道儿,郑小敏就暗笑了起来。 但郑小敏很快就发现,这样虽然也喷到了谢坤的眼里一些,可大多数还是顺着他的鼻子两翼流了下来,全淌到了谢坤的胸前跟自家的沙发上来了。 你等等,我给你找个护巾。护巾就是给儿子吃『奶』时围在胸前的那块白纱布。有了那个,一切就解决了。 像是伺候儿子一样,郑小敏找出了一块还没用过的大纱布围在了谢坤的脖子底下,这样流下来的眼药水就全接在这上面了。 “婶儿真是灵透的女人。”在郑小敏给自己戴护巾的时候,谢坤还不忘了拍她一下马屁。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讨女人欢心的。 嘿嘿,比我李猛叔岂不是差远了?他都把你娶到炕头上了呢。 去你的,越说越不正经了。郑小敏粉脸一红,一根手指在谢坤的额头上戳了一下。那架势,简直就是小两口儿打情骂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