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抱到桌子上做,被老男人开嫩苞

“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明天就要开大会了,你跟通勤小宋一起赶紧去看看会场布置好了没有,看看有啥打杂的活,帮助总务跑跑腿。”蒋海波依旧脸色不放的吩咐道。 大家更是诧异了! 因为这间办公室属于文字档案一块,跟总务财务那一块根本不搭嘎,让赵大强跟着通勤去打杂实实在在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放逐了! 赵大强虽然也是脸上十分挂不住,但还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出门走了。 https://www.nxhht.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25.jpg 赵大强刚一出门,蒋海波就神奇的换上了一副笑容看着方永泰说道:“方科,好好写,很快你就能独当一面了。” 方永泰送走了蒋海波坐回到座位上,心里可就转起圈子来了:刚刚在江海波的办公室里,蒋主任居然很亲热的对他说道:“方科,其实有你舅舅在委里,早就该给你磨个实职了,老弄这么个副主任科员也不是事儿啊! 呵呵,现在刚好王金水急着钻到孙主任门下去,空出来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你可是不要错过啊! 虽然我平时看起来没跟你多说话,其实对你的能力可是一直很推崇的,也没少在郑主任那里替你美言,相信你接王金水应该不会有什么岔子,不过郑主任好像……” 方永泰刚刚被蒋海波说的热血沸腾,看他突然转折,就急不可待的问道:“怎么了?郑主任是不是对我印象不好啊?” “也……不能这么说吧?只是郑主任好像对小赵印象挺好的,也不知道小赵在郑主任面前说了你些什么,我提起你的时候郑主任居然说小赵貌似比你有才! 唉!真没想到小赵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还会干这种背地里踩人的事情。方科,你以后跟他相处也要对他客气点才是啊!”蒋海波恰到好处的挑拨道。 方永泰被蒋海波一番话就瞬间对蒋感恩戴德,王金水要走的事情谁都知道,这个副主任的位置也不是没有人盯着,方永泰就找过舅舅好几次了,可是杨千里素来都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对于强势的郑红雪根本不敢抗衡,所以只是说尽力帮他协调,却始终没有给他一个准信。 今天听蒋海波的意思,舅舅想必已经跟郑主任提起他的事情了,可是眼看要成了,却被赵大强这个王八蛋给搅和了!妈的,这小子太会伪装了,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他居然这么毒,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是不行了! “哼!赵大强,你也不看看你小子腿上的泥巴洗干净了没有就想跟我争?妈的老子让你啃一嘴猪食你就老实了!”方永泰恶狠狠地在心里骂道。 李小璐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去年才分来的毕业生,她跟所有养尊处优在蜜罐里长大的80后小青年一样充满了骄娇二气,平时里也没少欺负赵大强,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反而很同情任劳任怨的小赵的。刚刚她听了蒋主任临走时告诉方永泰的话“很快你就能独当一面了”,心里就明白今天风传的副主任要落在方永泰身上了! 赵大强莫名其妙的挨了顿吵,憋着一肚子走出了机关,根本没有去找小宋,而是一个人气哼哼的出了大院往会议中心去了。 一路上,他在肚子里不停地咒骂着蒋海波:“妈的你个蒋秃子,老子天天龟孙子一把伺候着你,还换不来你一句好话吗?你以为老在天天在办公室里低眉顺眼的就真的怕你们吗?妈的老子连郑老板都敢操,你们算老几啊?总有一天老子得了势,让你们一个个的都给老子当孙子!” 正是隐忍的太苦了,那天晚上赵大强才会在酒后起了色心,恶狠狠地操了郑老板一次,潜意识里也是一种最解气的发泄了! 这两天他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郑大老板给他小鞋穿.但有时候想到郑老板在事后居然拉着他的手让他送她到楼洞口,又不禁浮想联翩的,觉得自己的老板也未必是一个绝情的女人。 呕着气,赵大强故意不叫机关的车送,在公交车上微闭着眼睛回味着那天晚上畅快淋漓的复仇,但是马上就又想起了今天蒋海波的突然发难,已经可以断定这一定是郑老板开始出手整他了! “妈的,女人真是虚伪的动物,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恨不得把老子吸到肚子里去,却拔球忘恩,翻脸不认人,这么快就让蒋秃子报复老子了?你的心这么歹毒,活该你干渴一辈子!” 赵大强恶毒的咒骂着,看着车到站了也就下了车,心想反正你们看老子不顺眼,老子就慢点吧,反正你们把老子赶出来,老子可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他刚晃悠进会议中心的大院,却恰好看到郑红雪跟分管办公室的副主任钱成山一起在一群教委科长副科长们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赵大强刚想躲避,没想到王金水却偏生眼尖看到了他,就尖锐的叫了起来:“小赵,你怎么在这里啊?明天要开大会了,办公室里那么多文件都要赶紧印出来,我不是早上交待你跟微机室的同志们赶紧弄了吗,你怎么跑出来了呢?” 赵大强一看这么多领导,刚刚肚子里那种大将军般的气度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赶紧一溜小跑跑到领导们跟前,点头哈腰的解释道:“是这样的王主任,蒋主任让我来会场看看缺什么,出文件的事情他交代给方科了。” 王金水心里一阵不舒服,觉得这个蒋海波可真是会耍心眼子,明明会场布置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他在奔波,此刻马上就要成功了,姓蒋的却派亲信赵大强过来,这不是硬生生抢他的功劳吗? “这里我有照应着,就不用你们写文件的大才子们过来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帮助蒋主任吧。”王金水不高兴的说。 赵大强一肚子的委屈没法说,强伸了伸脖子点点头。 这一幕自然都被带着眼睛的郑红雪主任看在眼里,她眼看着赵大强在不足一米七的王金水面前点头哈腰、连腰杆都挺不直的样子,不禁对这个人产生了一种深深地轻蔑,觉得就算是你小赵没有职务没有权势,在机关也是靠自己能力拿工资的人,又何苦非得对所有人都一副低三下四的奴才相呢?真真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一般的窝囊废。 再想到自己居然阴差阳错的被这个窝囊废给碰了,更为自己感到悲哀了!郑主任这么想着,透过眼镜,看向赵大强的眼光里,自然就充满了冷森森的阴郁之气,恰好赵大强转身要走跟她眼光碰上了,登时后脊梁直冒凉气,脑门子上“嗖嗖”的往上跑冷风了! 要说人要是倒霉了可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赵大强今天可就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从早上一上班到现在,每个人都看他不顺眼! 教委那么多人,除了扫地的阿姨跟锅炉房的伯伯们看到他会客气的笑笑之外,谁都可以比他高半头,平时他故意不在乎倒也没觉得怎么样,可自从得罪了大老板之后,今天就所有人都对他翻脸了,这还怎么混得下去啊? 赵大强依旧坐上了公交车,在心里一边恶毒的咒骂着那些领导们,一边暗想既然郑红雪已经开始整他了,那么教委这个地方他是一定呆不下去了! 今天不过是这些中层领导看出了郑大老板对他不满,就已经处处为难他了,等郑老板亲自出手的时候,说不定会弄出个什么罪名让他去喝几年稀饭不可! “妈的!老子还不如辞职算了!” 钻入牛角尖的赵大强想到老同学的父亲是一个企业家,上次就跟他说起过缺一个玩笔杆子的人,同学大力推荐他这个才子,同学的父亲曾说起过只要他舍得丢掉金饭碗,情愿聘用他到他们厂子里去当办公室主任的。 常言道狗急了还要跳墙,赵大强就决定跑路了! 他想就算是郑红雪咽不下被他操了的侮辱,他走了,她看不见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那样的话,也许这女人就会打消报复他的念头,放过他一条生路吧? 妈的,姓郑的这个臭婆娘真他妈狠毒,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那么发骚,抱得紧紧的好像老子是块宝贝,现在居然用看垃圾眼光看老子,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了!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 赵大强骂完,不禁又想起那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么狠毒的咒骂她了。